视力保护色:
四川南充:和风细雨润无声——记南充市嘉陵区双桂镇邓家沟村驻村队队员任磊
日期:2020-09-30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
2020年6月7日上午11点,四川南充市嘉陵区双桂镇邓家沟村村民张明芬家院坝里。

“张阿姨,最近身体咋样了?”“是任书记啊,快来坐。”张明芬闻声从家里走出来,看到是脱贫攻坚驻村工作队队员任磊,热情地打着招呼。在邓家沟村,村民们习惯性地喊任磊为任书记。

66岁的张明芬和71岁的老伴肖仕杰是老病号,也是在任磊心中重点“挂号”的关注对象,任磊时不时要过来探望他们。像他们这样因病致贫的贫困户,在邓家沟村25户贫困户中(2020年死亡销户1户)就有16户,占了三分之二。

“任磊到我们村后,一步一个脚印,做了大量工作。虽然看起来都是小事,但却像和风细雨一般,滋润着村民尤其是因病致贫的贫困户的心,大家对他的评价非常高。”邓家沟村前支书张树林不无感慨地说。

村民们私下议论:他们能行吗?

2018年7月12日,供职于南充市嘉陵区医疗保险管理局的任磊,正式接到去嘉陵区双桂镇邓家沟村执行脱贫攻坚任务的文件。

“最初任磊是作为第一书记申报的,但因为他还是预备党员,按照规定,第一书记至少要有两年党龄,所以他不能担任第一书记,只能当驻村队队员。”嘉陵区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解释说,鉴于邓家沟村的实际工作情况,该村的脱贫攻坚工作由任磊主持。这也是村民们称呼任磊为任书记的缘由,但任磊更喜欢大家叫他小任,这样感觉更亲切一些。

任磊生长在农村,14岁才跟随父母到城里生活,对农村比较熟悉。2018年3月,组织上找他谈话,征求他的意见。30岁的任磊也希望得到更多的锻炼机会。

任磊把想法告诉家人,除了母亲,所有人都支持他。母亲反对的理由很简单:“农村太苦了,你吃不消。”虽然已进城多年,母亲还是对农村过去的艰苦生活记忆犹新。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怎么舍得让他去走“老路”?

任磊脾气好,有耐心,更有头脑。他多次劝说母亲无果后,就采取迂回战术,请父亲从中斡旋,多吹吹“枕边风”,劝说母亲。这一招还真有效,母亲架不住亲情“攻势”,勉强同意了。

摆平了后顾之忧,接到通知后,7月16日,任磊就正式到邓家沟村开展工作了。与他一起去的,还有驻村队队员、同事李铖。李铖比任磊大一岁,两人都戴着眼镜,斯斯文文的样子,看起来像刚毕业的大学生。

邓家沟村来了两个年轻人,村民们凑耳朵私下议论:他们能行吗?

邓家沟村距南充城区42公里,幅员面积2.2平方公里,全村辖8个社、220户685人,建卡贫困户25户,其中因病致贫的16户。不过,所有贫困户已在2017年实现了脱贫,2018年6月21日通过了国检。任磊和李铖的主要任务,是巩固脱贫、防止返贫。

如同其他地方执行脱贫攻坚任务的驻村队队员一样,任磊和李铖也遇到了吃饭和住宿的生活难题。但在两人看来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村两委的办公楼比较宽敞,他们在办公室用文件柜做隔离,后面摆一张钢丝床,住宿问题就被解决了。

在任磊暂住的办公室,钢丝床边的桌子上,摆放着方便面、饼干等。任磊说,疫情期间餐馆关门,村两委办公地也没有做饭的条件,平时就用这种速食品哄哄肚子。“偶尔也会到村支书张树林家蹭饭吃。”

“我经常喊他们到我家吃饭,但他们大都推辞了,说工作忙不过来。的确是这样的,很多工作需要在电脑上完成,他们虽然教了我们,但我们还是搞不大醒豁。莫看他们年轻,干起工作来真不含糊。”张树林说。

对患病贫困户进行分类帮扶

任磊毕业于川北医学院,学的是临床医学专业,又在医保局工作多年,在医疗卫生方面有着先天性的优势和职业敏感性。所以,他对邓家沟村的医疗情况格外在意。

通过前期的入户摸排后,任磊发现,村里的贫困户大多是因病致贫的老弱病残,决定从医疗上进行帮扶和关心,并以此打开工作局面。

他把患病的贫困户分成了两类:一是重病户,包括一个舌癌患者,一个脑溢血引发瘫痪的患者;二是慢性疾病户,如糖尿病、高血压、白内障、肺源性心脏病、脑溢血、脑梗塞等患者。然后,进行有针对性的救助和帮扶。

贫困户吉兆凯患的是舌癌,要经常去城区做检查或住院,但就医很不方便。任磊帮他联系送医车辆,有时是村干部的,有时是帮扶干部的,有时是他开车送吉兆凯去就医,并帮忙在医院办理相关手续。2020年1月,吉兆凯去世。

说起任磊和村组干部对吉兆凯的关心,吉兆凯的妻子贾德芳眼里泪光闪动,竖起大拇指,以示对任磊的感激。

贫困户王国良,3年前因患类风湿关节炎、脑溢血而长期瘫痪在床,由女儿王旭梅照顾日常生活。任磊经常去看望他,安慰他,鼓励他,指导他用药、用食。同时,任磊还给王旭梅讲解如何护理长期瘫痪病人的注意事项,手把手教她对王国良进行按摩,以防止肌肉萎缩。2019年6月,王国良去世。

慢性疾病贫困户较多,他们需要长期不间断地服药,同时注意平时的预防和保养。这些医药常识,任磊都向他们进行了讲解。但老年人记性不好,哪里记得到那么多,记到了这些,就忘了那些,甚至记得似是而非。对此,任磊像祥林嫂一般,见一次面就不厌其烦地讲解一次。

有时,为让老人们完全记住,他还会考一考他们:“我上次给您是咋个讲的?您还记得不?”老人回答正确了,任磊就夸他记性真好;回答错了或不完全正确,任磊就耐心地再讲一次,直到老人记住为准。

此外,任磊还向他们反复宣传医疗扶贫政策,让他们知道自己能享受哪些医疗保障政策。患病户每次住院后,任磊都要去问他们住院的情况,特别是报销情况。如在区内住院,自付了多少钱?在区外住院,有没有向卫健委申报救助?有没有将出院时的资料交给镇上负责大病救助的工作人员?发现问题后,任磊会第一时间通过单位自查或联系卫健委、镇上,查找原因,以确保患病户能得到及时救助。

无论是重病户还是慢性疾病户,他们都要长期服药。对这些贫困户来说,药钱是一大笔支出,经济压力巨大。任磊通过医保局与卫健委的协作,收集资料进行申报,将两位重病户纳入21种重大疾病、11位慢病户纳入11种慢性疾病管理,以确保他们平时门诊的买药发票能通过国家政策得到解决。

“任书记比我的儿女还要亲”

2019年3月,任磊所在的嘉陵区医疗保险管理局被改组为嘉陵区医疗保障局,医保局的新领导班子对任磊帮扶的邓家沟村给予了鼎力支持。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,特事特办,提高效率,以最快的速度对贫困户的医疗申请进行核实、报销,将钱及时打入贫困户的账户中,解除贫困户的后顾之忧,让他们安心养病。

医保局还与太和乡卫生院协商,由卫生院派出医生、护士,对邓家沟村的患病户进行定期体检,做到有病及时发现,及时治疗。这些做法暖人心,村民们赞不绝口。

“单位对我的鼎力支持,让我感受到了来自组织的力量,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我是代表医保局在战斗。有医保局在背后为我‘撑腰’,我在村民面前更能说得起话了,村民对我越来越信任,很多工作也能顺利地开展下去了。”任磊发自肺腑地说。

贫困户张明芬因患肝内胆管结石,2017年做了肝部分切除手术。出院回家后,一直在吃帮助排出结石的十味蒂达胶囊。

张明芬(左)询问任磊(右)在哪里才能买到她吃的药

6月7日上午见到任磊来访后,张明芬焦急地说,正有一个事情要找他帮忙。她从屋里提出一大袋十味蒂达胶囊,说这个药在镇卫生院买不到了,如果吃完了,她该怎么办?

任磊看了药后告诉她:“张阿姨,您别急。我帮您问问卫生院的院长吴明钟,请他帮您进一些这个药。如果他进不到这个药,您要买药的时候就给我说,我到时回城的时候帮您买了带回来。”

听任磊这么一说,张明芬脸上焦虑的神情才缓和了下来。她把药放回屋里,拿着一个盆子就要去摘桃子:“我家的桃子可好吃了,没有打农药,给你们尝尝。”无论任磊怎么劝阻,张明芬都执意要去地里摘桃子。“你看,我们的老百姓就是这么实在,这么淳朴。”任磊无奈地笑着说。

过了一会儿,张明芬的老伴肖仕杰回来了。看到任磊,肖仕杰热情地打着招呼,搬出板凳放在阶檐下,叫任磊坐下摆龙门阵。张明芬摘了满满一盆桃子回来,因为刚下过雨,桃子上还带着雨水,更显得鲜脆诱人,美味可口。

任磊(左)与肖仕杰(右)、张明芬(中)夫妇交谈

两个老人忙活了一阵,才坐下来与任磊拉家常。

1997年,肖仕杰突发脑溢血,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。捡回一条命后,他恢复得还不错,但落下了行动不是很方便的病根,所以一直在吃药。任磊到邓家沟村后,了解到两个老人的病情,就经常来探望他们,与他们拉家常。

肖仕杰对任磊很是感激,第一句话就是:“任书记比我的儿女还要亲。”他接着补充说:“我说这话不是官面话,是真心的。现在国家对我们贫困户的帮扶力度很大,吃药看病花的钱很少,我们都很感谢国家的好政策。任书记是国家派来帮扶我们的,他隔三差五就来看我们,问我们还有哪些问题需要他帮忙解决,比我的儿女还来得勤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你们说,他是不是比我的儿女还要亲?”

“两个老人相继离世,我很难过”

邓家沟村贫困户原来有25户。进入2020年后,贫困户吴子权、任永芳夫妇相继因病去世而销户,村里的贫困户变为了24户。说起吴子权、任永芳,任磊心情很是沉重。

吴子权和任永芳都是长期慢性疾病患者。2010年,吴子权突发脑梗;2015年,又突发心梗。两次都幸运地活了下来,但常年的慢性疾病,又经常住院,让吴子权的身体每况愈下。

2020年1月下旬,84岁的吴子权因身体不适,到镇卫生院住了5天院。回家后第三天,吴子权起不了床,而且头昏眼花,心口闷得慌。任永芳见老伴这个样子,第一时间给任磊打电话求助。

任磊飞奔到吴子权家,看到老人躺在床上,眉头紧皱,满脸痛苦,嘴里不断地呻吟着,说不出话来。任磊问了任永芳具体情况,估计吴子权是脑梗或心梗复发。

这类疾病,镇卫生院没有救护能力。任磊打了120,联系嘉陵区人民医院派救护车过来。任磊帮着任永芳收拾东西,做好入院的准备,又打电话联系他们的儿子吴孝虎。

吴孝虎很快赶到,120救护车也来了,吴孝虎陪同吴子权一起去医院。任磊考虑再三,决定留下来陪伴六神无主的任永芳。任永芳伤心得直抹眼泪,看着这个快满80岁的老人,任磊心中很不是滋味。他使出浑身解数,不停地陪任永芳说话,安慰她不要担心。直到任永芳情绪稳定下来后,他才离开。

吴子权在医院住了10多天后,病情没有好转。他自知时日不多,强烈要求回家。回到家后,任磊多次去看望他,询问他的病情。2月11日,吴子权在家去世。

任永芳本来身体就不好,2019年10月曾摔伤过,还没恢复。老伴去世,对任永芳来说,是一个沉重的打击,她的精神状态更差了。任磊去她家的次数也更频繁,陪老人拉拉家常,摆摆龙门阵,鼓励老人振作起来,勇敢面对生活。

任永芳对任磊也是无话不说。她告诉任磊,这段时间胃口很差,吃不下饭,就喝一些汤汤水水。任磊鼓励她说,不管有没有胃口,尽量多吃一些容易消化的食物,不然的话,营养跟不上,本就虚弱的身体就更遭不住。

任永芳又说,她躺在床上,一点也不想动。任磊建议说,可以下床小心地走动一下,老是躺在床上不动,对身体肯定是不好的。

尽管有任磊的鼓励和安慰,任永芳的身体还是一天天差下去。任磊叮嘱照顾她的吴孝虎,老人有什么事情就立即给他打电话。

“3月11日,星期三,我对这个时间记得非常清楚,因为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。”任磊说,那天,他又去看望任永芳,发现她的精神比星期一他去看望的时候好了一些,心里很是高兴。

任永芳见任磊又来看她,也很高兴地说,她早上比昨天早上吃得要多一些。任磊安慰说:“您能吃得,说明您的身体在好转。现在天气暖和起来了,您的病很快就会好的。”

任永芳和任磊摆了一会儿龙门阵,突然对任磊说:“小任啊,我昨天晚上梦到你吴大爷了。他走了后,我老是觉得心里缺了一块。”

任磊说:“任阿姨,您看嘛,您梦到吴大爷,他肯定也是在鼓励您尽快好起来嘛。等您的身体好些了,能下地了,我给您送一些小鸡,再把您院坝头的那个篱笆圈圈弄一下,您养点鸡嘛。”任永芳连连答应,脸上浮现出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。

3月13日晚上,任磊接到吴孝虎的电话:任永芳去世了。“两个老人相继离世,我很难过……”任磊说不下去了,声音有些哽咽。

刚出院5天,他就出现在村里

“真的是太意外了,我们完全没想到。”村支书张小平说。

“我们都以为他会休息一两个月,没想到他那么快就回来了,人也瘦了一大圈。”第一书记吴明文提起2020年5月25日任磊出现在村两委时的情景,不住地感慨说,当时所有人都非常感动。

6月7日早上,我第一次见到任磊,因为下雨,气温有点低,他穿了一件外套。要不是嘉陵区医保局副局长王志平提醒,一般人根本注意不到任磊右腰上挂着的引流袋。任磊解释说,他5月份刚做了一次手术。

3月3日晚上,任磊因急性胆囊炎发作住院。由于结石最大的才0.7cm,医生说可以做手术,也可以保守治疗。任磊考虑到结石不大,而当时已经开始做春节后农民工返岗动员和统计工作,任务繁重,容不得耽搁,他选择了保守治疗,准备等到7月份国检后不那么忙时再做手术。

谁知,4月26日,任磊感觉左上腹有些隐隐作痛,还伴有腹胀,一向胃口好的他完全吃不下饭了。因为不像上次痛得那么剧烈,感觉还可以忍受,他打算再忍忍,“五一”放假时再去住院治疗,尽量不耽误工作。

4月29日,妻子发现任磊的眼白很黄,“下令”他必须去医院检查。第二天,任磊请假去高坪区第五人民医院检查,发现总胆红素竟然高达179umol/L(正常范围为小于23umol/L)。事不宜迟,马上住院!但因为放假,医院无法做手术。

家人了解到,这个手术比较复杂,遂在5月5日把任磊转到南充市中心医院。与主治医生交流后,任磊计算了一下时间:如果在7日或8日能做手术,再住7天左右的院,15日基本上就能出院正常工作了。他委托李铖替他向区委组织部请假到5月15日。

躺在病床上的任磊,心思仍放在工作上,想的还是尽快回到邓家沟村。

由于任磊的总胆红素仍然较高,需要再降低一些才能做手术,手术被推迟到5月9日。任磊做了胆囊切除手术和胆总管取石手术,取出了一小袋沙石状小颗粒结石。因为做了胆总管取石手术,胆总管被切开后,无法正常将胆汁输入消化道,医生在胆总管处安了一个“T”管,将胆汁引流出来,任磊就随身挂了一个引流袋。

手术后,情况并没按任磊所设想的方向发展。他的愈合情况并不好,总胆红素下降缓慢,到5月15日仍不能出院。任磊只得再次委托李铖请假到5月22日(星期五)。

5月20日,任磊的总胆红素降到37.7umol/L,医生同意他出院,但要求他在家休息至少半个月,最好是一个月。

到了24日,任磊在家再也坐不住了。6月1日前,村里必须完成贫困户的种养殖奖补申报工作。这个工作牵涉到贫困户们的切身利益,耽搁不起。对于身体,他觉得差不多好了,问题不大,自己多加小心即可。

任磊把提前回邓家沟村工作的想法告诉了家人。妻子最初反对,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,又没人照顾。但在任磊的耐心劝说下,她最后同意了。但父母坚决反对,认为他手术后恢复得不怎么好,应该多休息。特别是母亲,态度更为强硬,不仅不同意他提前返岗,还说准备来照顾他。

任磊又启动了说服策略,先与妻子一起给态度不是很强硬的父亲做工作,父亲同意后,大家一起给母亲做工作。任磊再三保证一定特别注意身体后,母亲才勉强同意。

25日,当任磊出现在邓家沟村,所有人都惊愕了,随即是说不出的感动。

“大家都比较担心我,认为我该休息一段时间再说。其实,我的想法很简单,工作需要我,身体无大碍。我觉得我能够也应该返回脱贫攻坚的工作岗位,所以,我就回来了。我想,这是每一个扶贫干部都会做的选择,也是每个扶贫干部的职责所在。”任磊的话很实在。

鼓励贫困户发展种养殖产业

腰上挂着引流袋,奔波在田间地头,与村民拉家常,关心贫困户的生产情况,任磊没有给自己松懈的理由,仍如以往那样。

要防止贫困户返贫,就得根据贫困户的实际情况,帮他们设计适合的种养殖计划,建议和鼓励他们积极生产,不等不靠,与其他村民一起奔小康。

任磊(中)、李铖(左)与任春秀交谈

45岁的贫困户任春秀是邓家沟村出了名的勤快人,也是任磊着力关注的致富能手。任春秀的丈夫在外面打工,家里就她一个人忙里忙外。种地,养猪,养鸡,任春秀用她勤劳的双手,努力撑起这个家,走向美好的生活。

由于做手术前后耽搁了不少时间,任磊已有一段时间没去探望任春秀了。路上,任磊介绍说,任春秀去年养了11头猪,还有几十只鸡,增收了不少。如今,她家的猪圈里还有好几头猪。

到了任春秀家,任春秀笑着说,前段时间才卖了两头肥猪、6头仔猪,卖了1.5万多元。任春秀的猪圈在房侧,一排4间,圈里只有一头母猪和4头仔猪。任春秀说,今年还要再喂几头肥猪。

任春秀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“肯定累啊,但累了有收入,有回报,值得。”

相比任春秀的精心种养殖产业,贫困户吉仕洪的产业就“粗犷”多了——养水牛。52岁的吉仕洪因脊柱受损而有些驼背,但他却并不因残疾而自卑、自弃,他是村里出名的“快乐的单身汉”,说话声音大,嗓门粗,爱开玩笑,老远就能听到他的声音。

“任书记,一段时间没见,你腰杆上咋个别了一支枪呢?”看到任磊腰间的引流袋,吉仕洪打趣地说,逗得众人哈哈大笑。“你还是要注意身体哦,不要太劳累。”吉仕洪又善解人意地对任磊说。

任磊介绍说,吉仕洪养了9头水牛,也是村里的养殖大户。“前不久卖了5头,卖了两万多元,现在还有4头,其中包括今年3月出生的一头小牛。另外,我还有一头母牛怀了牛崽,也快生了。”吉仕洪说。

任磊(右)与吉仕洪(左)查看放养的水牛

吉仕洪平时把水牛放养在附近的小溪边,那里水草丰美,又有溪水可供水牛滚澡。“走嘛,我带你们去看看我的牛。”吉仕洪热情地说。在小溪边,我们看到了吉仕洪的牛,长得非常壮实,正悠闲地吃着草。那头小牛见有生人,一头钻进草丛里,不肯出来。

2012年,在外打工的吉仕洪因父亲生病回到家里,一边照顾父亲一边养牛。“水牛好养,不需要啥技术。”吉仕洪说,他最多的时候养了13头,但水牛成长周期长,一般要两三年才出栏。

如今,小溪一带正在平整土地,村里引进的合作社要建桑茶产业园,水牛的放养将受到影响。吉仕洪打算改养肉牛,继续在致富的路上大步向前走。

桑茶产业园正在建设中,首期流转的土地有200亩,今后还将扩大,整个邓家沟村的土地都将建设为产业园。

“村民不仅能得到土地流转的收益,在产业园务工还有劳务收入。”站在建设中的产业园中间的公路上,村里的美好未来从任磊的嘴里滔滔不绝地冒出来。他的身后,一排排黑色薄膜中,桑茶树苗正在悄悄发芽。

任磊的身后,黑色薄膜下,桑茶树苗正在发芽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